前濒江汉众流之汇,后卧东湖涛碧波。武昌,武汉独处于长江南岸的重镇,自三国时期东吴孙权依蛇夏口城启幕,历经唐宋多朝扩建荟聚江流贤胜,凭借辛亥革命枪响名震下,再到新时代从长江之畔走上世界舞台

“以武昌,因”,迎来1800年建史之际,武昌地生产总值即将突破1900亿元经济社会发展再上阶。穿越历史沧桑、品味平凡烟火记者近日走武昌,寻迹它的历史和内生力量,感受奋楫向前的澎湃之势和跃动之姿。

走近起义门,总有一英雄气在纵横

峰时节,从武昌沿线南段驱驶向汉阳,往来司机都能注意到,和煦晨光中,一座红墙灰瓦的门楼静静矗立。

如果停下匆忙脚步,询问生活在这里的老居民,他们也许拍着脯、自豪地唱起顺口溜:“两千年来,武昌一仗开纪元,三座大压不扁,转眼已经过年。”

登楼近观,斗拱飞檐之下,30根朱红廊柱环抱——1911年,革命党人就是从这里打开城门,迎接南湖炮队入城,迅速攻占了附近的楚望军械库,炮轰当时的总督府,一举拉开了辛亥革命序幕,打开了近代中国步的闸门。

武昌9座老城门中唯一保留下来的城门,起义门百年间历经两次重修,轻抚这里的一砖一石,似乎就能碰古城厚重的历史。如今,架桥上车来车往,周集人流穿,但它总引人驻足,好像在诉说千百年来这座城的故事


武昌区起义门城楼。

武昌古城的发要追溯到三国时期。民间保人士、武汉文史专家刘谦定介绍:“当年孙权所筑的夏口城,只是一个军事城堡,规模不大。其后千余年时光里,这座城池历经夏口城、郢州城鄂州城武昌城,城名四度变更。”

有诗“上下武昌城,古今两鄂州”,讲的就是历史上两地称呼互换的趣:如今的湖北鄂州,历史上最开始的名字叫武昌;而今的武昌,从隋朝一持续到元朝都以鄂州为旧名。元代在全国设十三,湖广行省治所在鄂州(今武昌)。元成宗大五年(1301年)改鄂州路为武昌路,鄂州城改称为武昌城。

武昌旧城有较大发展则始于明代。到了代,便成为湖广总督湖北巡抚武昌府江夏县等所在地,“官署林立,盖如云”是当时武昌城的真实写照。

信步武昌街头,循着寻常巷陌的门牌,就足以被铁血忠勇的历史震撼。

位于武昌小东门的忠孝门、位于司门口的原岳家军帅府、黄鹤楼岳飞广场……“岳飞抗的故事大家耳濡目染,但他与武昌的渊源却鲜为人知。在他39年的短暂一生中,曾有7年时间屯兵湖北,武昌蛇山脚下的司门口,便是他的家之处。这样说来,他也是武昌古城的老街坊。”武汉科技大学中心主任孙君恒教授介绍,岳飞与母亲一同生活在武昌,并陪伴老母亲度过了人生最后的时光。

从起义门前行2公里,一条与“张之洞路”平行的“彭刘杨路”自长江南岸横贯入城。1911年10月9日,革命党人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在执行武昌起义任务时,先后被清军逮捕,他们受审时坚贞不屈,大义凛然,10月10日凌晨慷慨就义。为纪念革命党人的大无畏精神,这条街道由此得名。

“三位烈士的慷慨就义,显示了湖北革命党人的勇气概和献身精。”历史学家、武汉大学教授冯天瑜曾评价,彭、刘、杨三人牺牲的消息,非但没有使得起义中断,反倒激起革命党人百倍勇气,于武昌燃了推翻封建王朝的历史烽火,开启了国人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而奋斗的百年征程。

武汉是一座雄的城市,武昌更是一片传承红色基因、流淌红色血脉的热土。在武昌区中街道,一条长不足千米的殊小巷,聚集着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中共五大会议旧址和毛泽东旧居等红色馆。在粮街武汉中学校内,三位一大代表的雕像格外引人瞩目。100年前,13位共党人聚集在一起,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一全国代表大会中国革命的航船从此开启了新征程。而13位共党人中,董必武陈潭秋李汉俊就出自武汉中学。

“省城求学的进步知识分子在农村革命中扮演了革命思想的播火者、基层党组织创建者的角色,武昌的革命火种燃遍了湖北大地。”武汉科技大学教授张继说。

武昌区风光。

从读书到工作就没有离开过粮道街的吴靖雯,是棋盘街小学的音乐老师。她手机里一保留着2020年农历月二全家人头发的一张合影

小吴说,2020年初武汉暴发新疫情武汉市近千居家隔离。作为街道工作人员的父亲刚过完年便投入抗疫线。他总在外巡查,还要去社区的隔离,但他又说自己比起那些要去楼栋里一家一家跑的同事,还没那么危险。农历二月二这天,小吴还是给全家人“象征性”地理了发——从每个人头上各剪下一小撮头发,摆在一起拍了照,在照片上写下“二月二,抬头,一年都是好兆头”。

身在疫区,小吴更真切地体会到一线人员的不易和同胞的。“我是老师,应该也可以做点什么。”她申请加入了母中师范大学校组织的“静待春天”义教团,为一线医护人员的子女和其他有辅导需求的孩子无偿上课

作为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区,正是有1多名医务人员、1.3万余名共产党员、7860名志愿者、4460名援汉医务人员的众志成城、舍命相搏,才为抗击疫情撑起守护生命健康的坚强防线。

“英雄城市每到关键时刻,必有英雄作为和英雄事件。”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李忠杰说,从洋务新、辛亥首义,到国民革命、抗日战争,再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英雄之气贯穿于城市发展的脉络。

漫步昙华林,亦古亦今人间烟火最暖心

搭乘湖北首条无人驾驶地铁——武汉地铁5号线,在昙华林武胜门站下车,前行500多米,一栋二层楼、红砖、大屋顶、小烟囱、模样古朴的建筑出现在眼前。100年前,这个实打实的时髦场所“翟健身所”是中国最早的两层室内体育建筑,现在成为武汉设计之都的客厅——翟雅阁。

一路前行,漫步昙华林历史文化街区,街边、山上多处中西风格融合的历史建筑,让人仿佛走进了建筑博物馆:徐源泉故居,硬山挑檐和悬山屋顶相结合,当属典的民国时期中式建筑;瑞典教区建筑,中式回廊配罗马立柱,最具北欧风格的红瓦大坡屋顶屋面……

武昌区昙华林片区夜景。

荟聚了民俗、革命、教育艺术宗教多元文化的昙华林,被誉为武汉近代历史之缩影。从2015年开始,武昌区启动昙华林3.7公顷范围的修建性规划建设2019年,昙华林人文小镇正式亮相,百年老建筑重焕新生,成为武汉文化新地标。

中西合璧、砖混结合的夏斗寅公馆,摇身变为可容纳300余人观影品剧的露天剧院;百年名武汉市第十四中学的体育看台,改造成了近代教育博物馆;沿街还布设了机猫、孙悟空、七彩泡泡等雕塑小品……看到原来破旧的建筑一栋栋露新颜,一名多年未走进昙华林的“老武汉”感叹,昙华林的烟火气又回来了。

“彩色墙绘被暖阳加上柔光滤镜、百年老宅屋角风铃摇曳,历经修缮后,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梁一木,仍散发着多年前的气息。”武昌区古城保护中心副主任翟卫华介绍,近年来过各种文创活动,昙华林每年吸引游客近千万人次,相关媒体报道关注量超2亿人次。

“1800年的悠久建城史,赋予了武昌独特的气质和韵味,代代武昌人都梦想武昌城既古老又年轻、既有书卷气又有烟火味、既能秀瑰丽又能繁荣昌盛。”武昌区委主要负责人说,为追寻这个梦想,近年来武昌区按照《大黄鹤楼武昌古城全域旅游发展规划》,过持之以恒的努力,旨在实现“旧城复修文脉复归生态复原生产复兴”的目标

2023年6月14日拍摄的黄鹤楼。

从三国时期修建的军事哨所,到盛唐雅宋“重檐翼馆,四闼霞敞”的江南名阁,再到今日英雄之城的人文地标。如今的游客再登黄鹤楼,不止于“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自然风光,近年推出的行浸式光影演艺,成了时下最新潮火热的打卡项目——每当夜幕降临,黄鹤楼化身光影表演的幕布,内处处光影斑驳,现出不同于白天的魅力。

“通过创新现代光影+真人演艺’的模式,让游客能沉浸地走进流传千年的文化传说,从全新的角感受今日江城的壮与瑰丽。”黄鹤楼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江萌说。今年国庆期间,公园接待游客量29.64万人次,同比2019年增长近18%。即便是节日过后,景区热度依然不减,游客量较2019年增长88%。

黄鹤楼江山入画,昙华林曲径通幽,户部巷烟火繁盛,粮道街摩接踵,楚河汉街时尚绚丽……武昌绵延不绝的文气,流淌于文人墨客的千年吟诵,弥散于四衢八街的世代烟火,转载于万签插架的中外典籍,更内化成现代城市发展澎湃力量。

2022年11月,与武汉现存最古老寺院宝通禅寺一街之隔,超过120亿投资筑造的“武时代”盛大开业。80万平方米的总建筑面积,让这艘“商业航母”一经亮相,便全球纯商业体规模之最。

从空中俯瞰,“梦时代”宛若一把巨大“色三角竖琴”静卧城市中心。但走进其中,扑面而来的是人鼎沸、热闹纷呈。

同时可容纳3300余人的空中滑雪,让南方也有了四季滑雪嬉戏的自由;占地近5万平方米的室内动力乐园,让游客可以感受到时空穿梭的梦幻与刺激;主打老件、老字号的“楚风汉味”美食街区,能够一站式体验汉味小的独特魅力……打破商业边界的多元业态活力涌动,活色生香的美好生活轮番演绎。

坐落于武昌区武珞路的“武商梦时代”。

“不断集聚的大型商业、文旅商务服务设施,显著改善了武昌旧城交通基础设施平,极大地提升武汉城市消费服务功能,加了武汉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步伐。”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平说。

随着武昌加速城建攻坚优化空间布局,城区面显著提升,古城的能级形象品质正实现跨越式发展。今年8月,在迪顾问发布的中国城区经济高质量发展百强榜中,武昌连续4年排名湖北省第一,“首位之区”优势更加彰显。

寻迹徐家棚,勇立潮头开新局

初冬晴日,在武汉长江二桥下“追火车”的人络绎不绝。

绿皮车厢被改造成怀旧风格的火车餐厅;火车检修车间成为艺术展区;铁轨、枕石与喷泉组合成灵动的节点景观;24米长的铁路桥T梁变身文化景观墙;信号灯、火车头等元素构建的特色景观遍布全园……随着第七届武汉设计双年展近日闭幕,作为主会场的四美塘铁路遗址文化公园也正式对外开放

这里始于1909年建成的武九铁路北环线武昌北站,全国南来北往的货物一度汇聚于此。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前,旅客要在武昌北下车,步行百米到徐家棚轮渡码头乘船,到达江对岸的大路车站,才能搭乘京汉铁路继续北上。但随着城市发展,中心城区纵横南北、连接的铁路也逐渐沉寂。

“这里改建成工业遗址公园后,市民既可徜徉百里生态文化长廊欣赏滨江景观,又可以回味城市特色工业。”武昌区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不止是这里,随着中心城区产业结构的不断迭代城市更新也在同步推进,越来越多曾经闲置、颓败的车间、厂址变身艺术中心文化创意产业园,在延续城市文脉的同时,也成为城市经济的新增长点。

武昌区四美塘铁路遗址文化公园。

与四美塘铁路遗址文化公园相距不足五百米,便是武汉数创大厦。曾是新中国近代早期的“工业丛林”和中国南北交通枢纽的徐家棚片区,如今“腾笼换鸟”,正成为武昌发展数字经济的核心承载区。

“自2022年10月18日武汉创大厦开园来,已吸引近80家数字科创类及配套创投企业入驻,多家企业实现业务倍增。”武汉数创大厦运营方、武汉首义科技创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园区负责人魏华说,从科技创新人才服务市场拓展到政策引导,武昌区为入驻业量身打造方案,加速推动数字经济成为区域发展新动力。

今年武昌古城建城1800年活动上,大放异彩的武昌区元宇宙虚拟形象代言人“武畅儿,就出自这栋大厦里的武汉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国内领先的元宇宙数字基建公司积极探索数字人实体商业政务服务、线下文旅场景中的应用,正加速成长。”公司负责人白美洁告诉记者

瞄准建设中心城区数字经济发展高地,武昌区锲而不舍。今年以来,武昌区新建创新街区、创新园区、创新楼宇8万平方米,新增市级以上众创孵化载体5家,引进5亿元以上数字经济项目2个,推动2个数字经济产业园建设和提档升级。

纵观武昌历史,不论是孕育中国内地最早的新式学校、中国第一所公共图书馆、中国近代第一所私立大学,成为中国近代教育的发祥地之一,还是晚清名臣张之洞驻武昌督鄂期间,开工厂、办教育、兴商业、练新军,奠定中国近现代工业化基石,武昌城的每一次大步跨越,都缘起于思想上引领风气之先,行动上勇于自我革新。

20世纪初,武昌滨江片区就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工业基地之一。新中国成立后,武船、武锅、武重等一批“武”字头企业布局于此。

地处中山路的中船重工719所,因“核潜艇之父”黄旭华的深潜人生而家喻户晓;坐落于杨园街道的中铁第四勘察院,设计的高铁占到中国高铁总里程的三分之一;在小东门发展壮大的中铁十一局,建设的铁路、机场站遍布大半个中国;坐落于长江二桥下的中铁重工,更是占有中国铺轨机、架桥机的大部分份额,堪称中国铁路的幕后英雄;从武昌走出去的武重、武车,仍是各自行业的“巨人”……工业塑造了武昌曾经的产业辉煌,也见证了武昌的家国担当。

武昌区徐家棚片区。

顺着长江沿岸一路走来,原来武昌车辆厂的临江厂房,已经被高耸入云楼宇所代替,这里是武昌全力打造的滨江商务区。不远处,阿里巴巴华中总部正在如火如荼建设之中,武汉首座京东Mall已经对外营业,武昌万象城、湖天街……从长江二桥到徐家棚,武昌滨江约3公里长的路段共聚集了已开业和在建的7家大型现代服务业综合体。

内环主轴中北路上,曾被誉为“亚洲重型机床行业的明珠”的武汉重型机床厂,除了矗立的苏式老大门,已很难寻觅到更多痕迹。2011年,曾经的武重宿舍,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楚河汉街,成为武汉最具标志性的城市CBD。全国首个碳交易金融创新楼宇碳汇大厦,以保险基金金融商服为主的武汉保利广场……曾经的工业一条街,现在已是星光璀璨的华中金融城主轴,聚集了280余家金融机构,成为这座城市“流金淌银”的金融动脉。

“我们正以新旧动能转换为重点,围绕产业链布局创新链,着力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武昌区委主要负责人说,武昌正加快建立以实体经济为支撑的现代化产业体系,不断提升金融产业“含金量”,工程设计产业“含绿量”,文化旅游产业、商业商务产业“含新量”,力争到2025年,武昌地区生产总值突破2200亿元,各类500强企业区域总部及分支机构突破100家。

城之变,不仅在于产业升级,还在于治理创新。

走进南湖街道华锦社区,互帮互助、共建共享场景随处可见:社区居民“一锄一铲”整备出200多平方米的“睦邻花园”,成了社区新晋“网红打卡地”;小区党员头的志愿服务队穿梭巡,将社区路面上的垃圾杂清理……

作为一个有着24年历史的老旧社区,几年前华锦社区的面貌并非如此。“上班高峰道路泄不通,周末节假日老人、小孩在社区没有活动的地方,居民群众抱怨震天响。”华锦社区党委书记周林说。

华锦社区的困局并非孤例。为营造更加舒适的生活环境、破解基层治理难题,近年来,武昌区通过健全五级区域化党组织架构,细化治理单元,划分25845个“小邻里”,2.5万党员群众骨干任“邻里长”;搭建各类协商议事平台,让群众“金点子”变成“金钥匙”,率先推行“民呼我应”机制,促进资源在基层下沉、力量在基层整合、诉求在基层解决。

随着“共同缔造”理念实践在武昌的不断深入,寸土寸金的长城写字楼将80个停车共享给隔壁的姚家岭社区居民,缓解了周边老旧社区停车难问题;南湖街道宝社区“共享书屋”里,7000多册书均由居民自发捐赠;保利广场的红领驿站则是各家企业主动提供场地、捐赠设备、搬来沙发“众筹”而来……

“正是敲开了居民的门,让他们心有所系、情有所感,才能让居民、党员、社区干部,都拧成了一绳,劲往一处使。”周林说,不仅群众矛盾化解于无形,社区面貌也日新月异

从“旁观者”到“参与者”,从“一条线”到“一股绳”,大家事、大家议,大家干、大家管,以“共同”的方式“缔造”美好家园。

“人到武昌顺,业进武昌兴。”一位友的评价饱含着对这座古城的深情。1800年月漫漫,这座大江之畔的城池,承载了黄鹤楼中的朗朗诗声,聆听了辛亥首义的第一声枪响,更厚育着这方土地之上,一代代繁衍生息的人们对生活的热望。

大江奔流,古城武昌换了新韵;跨越千年,青春武昌昂首前行。

 

 

来源新华社中国新闻网

https://3g.wuhan.gov.cn/sy/kwh/202401/t20240107_2337788.shtml